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七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背后突然传来了奇怪的动静,似乎有什么东西用着比我还快的速追了上来。我刚一回头,便“砰”的一声撞在了一棵大树上。

    头晕眼花地踉跄着退了几步,我捂着脑袋蹲在地上“哼哼唧唧”呻吟起来,而那棵树则“轰隆”一声倒在了地上,溅起无数尘土和落叶。

    妈呀,刚才差点撞死我了。

    “你就是龙羽?”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我龇牙咧嘴地看向他,眼睛里还不停地泛着泪花。原来刚才跟在我身后的是一个白衣老者,雪白的头发半秃着,脸上的皱纹仿佛都能夹住一根雪茄了。此时他正一身雪白地站在漆黑之中,浑身散发出一种莫名强大的气势。

    “你是谁啊?干嘛没事儿跟在别人后面乱跑?!”

    “哼,我还以为你是个很有礼貌的小呢,没想到竟然如此不知分寸。”那老者从鼻里冷哼一声,不冷不热地说着。

    “算了,我没时间跟你耗,我还有事情,再见了!”说完,我起身便再次向研究院跑去。

    “想跑?”那老者嘲讽地说了一声,我只听见“嗖”的一声快的轻响,左肩胛骨处突然传来一阵麻痹,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儿,我已经栽倒在地。

    “你想干……”我刚要撑起身来骂他几句,肩胛骨处突然传来一阵巨大的痛楚,让我痛得没法再继续说下去了。只觉眼前金星直冒,冷汗瞬间便浸透了我的全身。

    “哼哼,小,我知道你有急事,不过我的事情更急就是了。”那老头慢慢朝我走了过来,“今天早上七点钟之前拿不到你的人头,我的宝贝徒弟就又要毒性发作了。”

    “徒……徒弟?”我艰难地单手撑起身体来,咬牙忍受着肩胛骨处钻心的痛楚,恶狠狠地盯向他,“难道你你就是蝶叶兰的师父?”

    “哦?你居然知道她的名字?那丫头好像还没和你熟到这个地步吧。”老头诧异地停下了脚步,声音突然颤抖起来,“难道你杀掉了她?!”

    “呸!”我吐出一口冲到嗓眼的血痰,龇着牙骂道,“老从来不杀女人!你徒弟还好端端地活着呢!”

    “哦。”那老头点了点头道,“难道这丫头看上了你?那我就更要杀掉你了,万一她下不了手,还不让我杀你,我和她那个不人道的父亲的交易可就告吹了。”

    肩胛处的疼痛渐渐变成了一阵冰冷的麻痹,我的左手看来已经被废掉了。妈的,怎么今天晚上这么不顺啊,送个解药居然连着两次被人拦住,还不明不白的就负了重伤。

    “老家伙,我告诉你,我现在要去送一个很重要的东西给研究院,你他妈的别拦着我!我要是没及时送过去,别说我会死,到时候连你也活不了!”我摇摇晃晃地站直了身,一边威胁着他,一边伸手去摸我的左肩。天哪!一根粗长的冰锥正插在我的肩胛骨上,那尖锐的锥尖从我前胸口处戳了出来。大概是因为过于冰冷的缘故,我伤口周围的血管都被冻住了,所以并没有造成多的失血。

    “哈哈!我活不活得了,这就不用你去操心了。我冰龙迪尔这辈都没怕过死,哼。小,刚才要不是你躲得快,你的心脏已经被我刺破了。你还是省省力气告诉我你的遗嘱,如果合理的话,我心情好的时候也许能满足你一下。”

    “遗嘱?我此刻最想说的遗嘱就是你他妈的立刻去死!”我大声地咒骂着,脑里却飞快地运转起来。冰龙迪尔?蝶叶兰的师父居然是冰龙迪尔?!这老家伙和拉奇特是一伙儿的?拉奇特对于此次事件毫无反应,看来早已和圣龙联盟是一个鼻孔里出气了。那他这次来赫氏根本就是有恃无恐的了?恐怕他早就已经服下了病毒的解药吧。咦?那为什么蝶叶兰却不知道病毒的事情呢?难道拉奇特不相信她,所以没有告诉她事情的真相么?

    “抱歉,这个遗嘱我无法实现,小,你认命吧……”冰龙迪尔的右手上渐渐泛起白光,突然之间,一把晶莹剔透的冰剑出现在他的手中,“我也不想这样,毕竟欺负一个晚辈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不过为了我的乖徒儿,也只能牺牲你了。哦,差点忘了,我还要谢谢你帮我解决掉了司凯尔。那小我早就看不顺眼了,可惜因为兰儿的关系,我一直无法对他下手……”

    还没等他废话完,我左脚猛地蹬向地面,轰然一声巨响,眼前登时被一片沙石弥漫。借着蹬力,我的身体向后飞窜出去,在空中刚转了个身,一把锋锐的冰剑已经指向了我的喉咙。来不及思考了,我伸出右手便去抓那剑脊,左腿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踢向持剑人的肋下。这一脚隐约中带着风雷之声,在空中走了个奇怪的下弧线,堪堪躲开了他伸来擒拿我左腿的手。

    这招师父把它叫做“死也不放手”,当然,招式却是正好和名字相反。持剑的人若想刺中我,必然会被我这不走正常线的一脚踢到,而我的手看似白白凑上去送死,却会在和剑接触的一瞬间用柔劲将剑向身侧引开,接着便一拳捣向他的面门。他除了立刻收剑回撤或者让剑脱手飞出外,已别无他法。

    谁知冰龙迪尔竟突然爆喝一声,硬受了我那致命的一脚,体内早已蓄积如丸的真气立刻如炮弹般激射了出去,只听他的肋下传出劈里啪啦的一阵爆响,却是我的真气和他的护身真气激烈地撞在了一起,炸做一团。此刻我的手指指尖刚刚滑上他的剑脊,绵若稠汁的柔劲已紧紧裹覆在他的剑上,可还没等我完全将他的剑引开去,一阵巨力猛然从剑脊上传了过来。我忍不住闷哼一声,胸口仿佛被一个万斤巨锤猛然砸了一下,身便如一捆稻草般沿着原飞了回去。

    不知道在地上滚了多少圈后,我终于停了下来,随着“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一片粘稠的湿意在我胸口上扩散开来。耳边依然在嗡嗡作响着,他刚才的那声爆喝,差点震破了我的鼓膜。无力地躺在泥地上,我只觉五脏六腑全都撕裂般地疼痛着,真气在我体内狂乱地四处流窜。此刻的我,就连动一动小指头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茫然瞪视着黑蓝的天空,我浑浑噩噩地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恍惚间,仿佛有千个不同的声音在我耳边大声呼喊着我的名字,有的兴奋,有的凄厉,有的童音稚嫩,有的苍老无力……猛地惊醒过来,却又只剩下一片嗡嗡的声音。东方已渐渐泛出鱼肚白,天,看来快要亮了。也许,阳出来的时候,我已经再也无法呼吸了吧……

    直到耳鸣声渐渐消失后,冰龙迪尔却依然没有赶上来再补一剑,好结束掉我的性命。我的口突然好渴,浑身似火烧一般炙痛着,神志却渐渐清醒起来。他为什么不快点来杀了我?是他过于自负,已经走了,还是干脆想等着我慢慢咽气,让我受够活罪呢?

    “咳咳,小,你还真够厉害的。”冰龙迪尔的声音终于再次响了起来,我苦笑一下,看来他是不想让我痛快地死去了,却听他略带呻吟地继续说道:“这么多年都没人能让我受伤了,没想到今天居然被你踢断了两根肋骨。”

    他妈的,我胸口的肋骨几乎全断了都一句话没说,你只不过断了区区两根,还在这里跟我叫唤。

    不知怎么的,突然之间,我很想放声大笑,可惜,嗓中哽咽着鲜血,让我想笑都笑不出来。此刻让我思不得其解的是,赫氏,校长,元老会议,龙骑将,圣龙联盟……这一切的一切,为什么会跟我这个只有十六岁的家伙扯上关系呢?如果我还呆在龙牙山上,还和师父在一起练功的话,是不是就不用去找什么解药,也不会这么早就死掉了呢?

    ※????????※????????※????????※????????※

    意识渐渐模糊起来,恍惚间,我眼前竟出现了阿冰的脸……

    ……

    “羽,醒醒啊!你每天那么早起去晨练,怎么回来还睡回笼觉啊。马上要上课了啊!”

    ……

    “羽,老板今天说可以让你去大厅里赚小费了,呵呵,开心吧!对了,要是有人欺负你,你一定要来告诉我哦!”

    ……

    “羽,这道题你看一看,如果不会的话,反面有答案的。阿月,你别气他了,你不知道他落了很多课么?”

    ……

    阿冰?为什么我每次快要死的时候,首先想到的人,一定会是他呢?

    难道他在我的心目中,位置竟然比雪城月和师父还要高么?

    不知道我死了以后,阿冰会不会以为冷羽因为惧怕考试,所以自动退了呢?说不定我的尸体还会被冰龙迪尔悬挂在校园最高的旗杆上,向拉奇特邀功呢……

    什么世界末日,什么病毒的解药,让它们统统见鬼去吧!反正我就要死了,这一切都已经和我再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还有来生的话,我宁愿不要这一身的武功,只要能和阿冰在一起,平淡地渡过一生,我就心满意足了……

    ……

    ※????????※????????※????????※????????※

    “喂!小,你想到哪里去啊?”

    我愕然回头,却看到师父站在我的身后,皱着眉疑惑地看着我。

    咦?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来到这里的?我四下张望了一下,发现自己竟走在一个充满了砾石的赤黑色的广漠荒原上,天阴沉沉的,厚重无边的黑云低得仿佛随时都会下起雨来。

    “师父,你怎么来了?”我好奇地问着他。

    “啊,这个小说你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就让我来看看你。”师父说着,他的身旁突然出现了一个柔弱的少年,他那俊美的脸上充满了忧虑,身体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双眼牢牢地看着我,似乎正强烈地渴望我能留下来。

    阿冰?他怎么也来了?他又怎么会知道我师父的呢?我糊涂了起来。

    “羽,你走了以后,真的再也不回来了么?”阿冰双眼中似乎噙着眼泪,却强忍着没让它们落下来。

    “啊!放心吧,天后,你就会看到我了!”咦?这是我说的话么?为什么连我自己都听不懂?

    我愈发地糊涂起来。

    “是么?天后?你天后就回来了么?”阿冰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一瞬间,仿佛连天上那阴沈无比的乌云都泄出了无数道阳光。

    “哈哈,不是啊,是你会来找我啊!阿冰,不光是你,还有很多人呢,雪城月龙迪他们也会来的哦!”

    是你会来找我?可我不是已经死了么?……

    满脑的迷惑渐渐变成了一股委屈的担忧,开始在我胸腔内徘徊起来,那种郁闷而又酸涩的流动,让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心一阵阵地痛着,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好像整个世界上,也只有阿冰一个人才会关心我,担心我,照顾我。所有认识龙羽的人,要么以为他很强,根本不用担心他的死活,要么就把他当成了敌人,一心想要杀掉他。可是,谁又能知道龙羽的背后,是一个平凡得需要用面具来隐藏自己那自卑的过去的男孩呢?我并不是不怕死,我也不像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强,我也害怕未知的东西,总是担心自己会被别人嘲笑,担心被自己喜欢的人看不起,难道就因为武功比同龄的人高了一些,就需要来承受这些我根本不应该承受的责任么?我才只有十六岁啊,连这个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样都没弄明白,连自己以后的该怎么走下去都没想明白,可为什么此刻会如此凄惨地躺在地上,被一个几乎是头一次才见面的人打得奄奄一息,并被当成是非杀不可的死敌呢?

    心中的那股委屈突然之间像决堤的洪水一般,瞬间便冲破了我心中的最后一道防线,犹如滔天的怒浪,轰鸣着席卷向我的脑海。

    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