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4章 佛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陈耀朴萌发当院长的念头主要来源于老婆的鼓劲,他老婆常说:耀朴呀,看看你同班同学绝大多数都比你官大,你又不是缺胳臂短腿的,业务能力也不比别人差,为什么就不像你的名字一样摘下一片彩霞光耀家门呢?人啦,不蒸馒头争口气啰。老婆的叨唠变成了他求官的动力。

    昨晚就跟老婆商量好,乘换届之机,找叔叔出面弄个院长干干。今天听说细老弟都到县里当院长了,而自己还在副院长的位置上爬,对比之下陈耀朴内心更焦躁,面见叔叔念头更加迫切。

    陈耀朴要当法院院长,而且信心百倍理气直壮的要当法院院长。

    早年,他就是县级后备干部不假,只因“咸猪手、练刺杀”事件,停止了仕途前进的步伐。十几年后他的作风问题早就淡出了人们的视野,更何况那点没黏上×的作风问题到后来根本就不算什么问题,现在新闻媒体报道贪腐的官员包××养××比比皆是,而社会上涉足红尘买×吃××的现象也习以为常;当时是轰动新闻,今天却是不屑新闻。更重要的是县里更换的主要领导和其他的领导对他的过去的丑闻一概不知,尽管当年他是“三不干部”(不提拔不重用不处分),但他的偷×问题没有任何处罚记录在案,查一查纪委,组织部,还有书记碰头会的原始记录,还真的没有记载。不仅他以前的历史清白,就是现在也没有人举报他不清廉的问题。至于组织上没有把陈耀朴作为县级后备干部培养,没让他进过一次市委党校青干班轮训那不是他的事,那是县里的事。

    他知道,自己是个副职,名义上是分管民商事,实际上他只分管两个庭的民商事工作,其他的民商事案子由另一位副院长分管。凭政绩,他仅主持院长日常工作半年,这样的政绩,当法院院长还差一灶火。凭银子,他舍不得;他从不与县里领导包括主要领导套近乎,老死不相往来,砸银子都无人敢收,更何况换届严风之下,砸得好就好,砸得不好落得个买官行贿的污名,他才不会做这种蠢事呢。那么他凭什么敢叫板法院院长这个位置呢?这就是,他凭关系凭靠山,凭他是市委副书记的叔叔的这层亲戚关系,跃跃欲试,要当法院院长。

    他的法院副院长是在张伟伟手上提拔的,但实质是他表哥帮的忙。

    过年时陈耀朴去张伟伟办公室拜年。他作了自我介绍,说自己叫陈耀朴,是法院的,现在是民事庭庭长,当庭长10多年了,过年了跟书记拜年,祝书记心想事成,吉祥如意,说完塞上一个3000元红包,其他话什么也没说,坐也没坐,一分钟告辞走人。过完年,县委组织部来法院考察,不到一个月县人大任命陈耀朴为法院副院长,并按文件规定享受实质的正科待遇。人们要问:“胡至尊”当了近10年的乡党委副书记,想由副书记转镇长送8000元给张伟伟,张伟伟眼都不瞥一下,陈耀朴送这点小钱,就能把法院副院长搞到手?而且还是正科。难道是回报当年快速判决冠兰离异的一个感谢?不是这个原因,当年的情债已经还了,事后张伟伟请陈耀朴吃了饭还送了红包,再说跟冠兰的地下情陈耀朴根本就不清楚,表面上陈耀朴可能会猜测,但他哪敢乱说呀,乱说不是妄议县委书记,那是不找死呀?况且早跟冠兰瓶沈簪折,过去的情史压根早已荡然无存。那么究竟什么原因,让陈耀朴不费吹灰之力就当上了法院副院长呢?

    主要的是陈耀朴老婆小睛的叔叔也算是陈耀朴的叔叔已高就市委分管党群的副书记了,叔叔开了口。张伟伟递升为县委书记后,他叔叔明着对张伟伟说:“我侄女婿在你那里当民事庭庭长10多年了,这次他们法院有副院长空缺,你看看能不能帮他提个副院长。”市委副书记发了话,县委书记哪敢不照办?况且陈耀朴又不是个调皮捣蛋,扶不起的阿斗,业务能力甚强,法院需要这样的人才。这是面子上的事,实质提拔陈耀朴有双层考虑。一是投之以桃,报之有理。自己能坐上县委书记的宝座,不说市委副书记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但最少离不开他的美言和鼎力帮忙。二是朝廷有人好做官。再说自己工作离不开上级领导的支持,自己今后还想上升还需要他的帮衬。这种官场官官相互的秘籍,只要有头脑的,或者说只要想施展抱负的人就一定会遵循应用。于是提拔陈耀朴为法院副院长是自然而然的事了。陈耀朴跟张伟伟拜年只是认个门,点个卯,表明我是你的门下,提拔还是要依靠张伟伟。

    找叔叔帮忙,尽管是亲戚,陈耀朴跟老婆还是恭恭敬敬的呈上5万块钱和两瓶名烟两条名烟给叔婶。这5万块钱买官是买不到的,仅是亲戚的面子,有点唐僧为取得真经,再次面见西天如来佛时不得不呈上紫金钵作为谢礼的味道。

    叔叔听了侄女的侄女婿的所求,沉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