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49 如朕亲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梁超虽然是下了死命令,但高校尉毕竟还没疯,事关重大,要是真遵照梁超的命令打杀了眼前这些人,民愤难平,难道还能杀了红石县所有人灭口不成!

    诚如杨谨所言,红石县县主其人能得到皇上亲封,想必身后也是有所依仗;另外便是嘉义侯,太子的亲外甥,艾皇后的嫡亲外孙,他会容忍一个小小的通判之子随意骑在头上撒野吗?

    念及此,高校尉做了个军中暗号:围而不攻。

    不一会儿,梁超便发现了不对劲,恨恨的唤了身边几个处处奉承他的人,

    “你们就是你们赶紧的给我上!杀一个本将军赏银十两,”又指了杨谨和山坡上的岳放二人嚣张地放言杀此二人赏校尉官衔。

    那几人平日就跟在梁超身后作威作福习惯了,得了命令摩拳擦掌,当真就打算上前立此大功,紧张的气氛一触即发。

    “真是一群笨蛋,校尉一职是谁都能封赏的么?”半山坡上,玉瑾然单手提着灰色野兔出现在岳放等人背后,一脸的好奇像:“不知道杀了爷你还能说出什么大话来?”

    “玉……”段皓庭刚刚开了个头就被玉瑾然丢过来的野兔打在了脸上,要不是有岳家的护院扶着非得栽倒在地上去不可,饶是如此,手上和肩上的伤也是传来了钻心的疼痛,伤痕累累的人不敢再和下手没个轻重的玉瑾然辩驳,只得低声诅咒了两句。

    “姓段的,要是能帮爷看好了野兔,爷可以不和你计较你觊觎爷媳妇的龌蹉念头!要知道,若兮可都怀了爷的儿子,你再怎么献殷勤她也不会跟你走的,趁早死了心吧。”玉瑾然潇洒的拍了拍手掌,从人群中慢悠悠的穿到了岳放身边。

    “你这个叫花子真是阴魂不散!荀六,杀了这叫花子本将军给你买酒喝。”梁超见着玉瑾然便不由的咬牙切齿,但他至今都还记得那种又麻又痛却又说不出口的难受感觉,只好踢了一脚紧随在他马匹边上的小厮。

    那小厮便是见识了玉瑾然神勇,最后偷跑的三人之一,要让他狐假虎威对付下杨谨身后的乌合之众倒也罢了,可要让他对付玉瑾然,他可不敢。

    荀六这边都还在思量上与不上,那厢玉瑾然就已经气得暴跳如雷!这已经是他被梁超第二次称作“叫花子”了,一个常常高高在上被人“爷”来“爷”去的纨绔少爷怎能允许这样的称呼加诸在身。说时迟那时快,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从岳放身边往前冲……

    啪——

    一声响亮的鞭声后,梁超已是翻身落马,惨叫声都变了调,被惊魂未定的荀六扶起来后才看见他脸上出现了一条狰狞的血痕。

    段皓庭和岳可人一起呆住,这才知道,玉瑾然以前出手的时候可还未尽全力。

    这还不够,玉瑾然竟然趁着高校尉等人来不及驰援,反手又是一鞭子甩过去,这次认准的是梁超身上那身看上去精美,实际上有些累赘的锁子甲。

    “爷早就说过,见你一次打一次!你才是叫花子、你quan家都是讨饭的。爷这么丰神俊秀、玉树临风的人你竟然狗眼看人低?看爷不抽死你爷改名不叫玉瑾然。”

    玉瑾然发作的动作实在太快,等旁人反应过来时他已经繁复抽了梁超和荀六好几鞭子,且角度刁钻,刚刚将锁子甲各个连接之处的布条给斩断,露出梁超套在内里的白色中衣。

    “住手!你要是再不住手本校尉就杀了岳九爷!”高校尉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并未上前阻止玉瑾然的暴行,反倒是抽身将岳可人从梁超的随从手中接了过来。

    “要杀便杀,反正他和爷又没什么干系!”玉瑾然头也不抬的继续抽打梁超,倒不是武艺超群不怕被人家围捕,而是他身边有岳放派出来的护院帮他解决梁超身边那些软脚虾,否则哪里能让他抽人抽得这么爽快。

    “玉瑾然!你这个疯子!你没看见小爷是个女的吗?你赶紧抓了姓梁的让这些人都滚回肃州去,回头等小爷回京后再带了千把人自己来报仇!”岳可人见玉瑾然占着上风也不救自己,气得不住的拳打脚踢,不一会儿就累得气喘吁吁。

    高校尉不爽梁超不代表他就能无视梁超的生命,见玉瑾然根本无所顾忌,只好给待命的军队下了命令,顿时便有十数人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