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七 声声慢 上【公孙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六月的七星湖,开满了荷花,是京郊一大盛景。等到七月,粉红嫩白的花瓣落下,渐次结出鲜嫩的莲蓬,又在那盛景中增添了采莲剥菱的趣味。

    天色晴好,清风徐来。

    两个唇红齿白,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坐在采莲船上,正随着船娘划动,游曳在碧叶红花间。这本身就美得象一副画,更兼美人轻笑,那便更是活色生香。

    “……这莲蓬鲜嫩,生吃便是最好,连那黄莲心都是甜丝丝。或煮糖水,只等水熟时放下便起锅,方不伤那份清香。只那些稍老些,便拿去碾碎蒸化,再和糖桂花拌匀熬煮,放到模子里放凉,就是极软滑的莲子糕了。若吃时搁在冰上略冻,风味更佳。”

    那身量稍小的蓝衣女孩听黄衣女孩说着,满是羡慕,“表妹你虽比我还小半岁,懂得可真多,怪不得娘总叫我跟你学着。”

    黄衣女孩笑着,并无嘲讽卖弄之意,只有一抹浅浅的骄傲,“这原也怪不得你,我这桂花莲蓉糕还是跟我大嫂学的。只可惜我怎么做,都没她好。我姨娘还常说,我就只能画虎画皮,哄哄外人而已。”

    “那就不错了。回头你也教教我画皮,省得我娘总说我……”蓝衣女孩忽地脸上一红,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她前年就已订了亲,说好明春要完婚的,是以母亲对她的教导颇严。若不是这个表妹难得来一趟,家中又没有合适的女孩作陪,怎么也不会让她出门。

    眼下虽除了那船娘,左右并无外人,可黄衣女孩还是很规矩的没拿表姐的婚事打趣,反主动又掐了一只水红菱,又跟她说起这菱角的几种做法。

    她不显摆,可那船娘日日在这湖上摆渡,却是极有眼力。

    虽这黄衣女孩打扮也很朴素,但明显比蓝衣女孩的更胜一筹。又或者说,更有底气讲究吃穿一些。

    否则这大热的天,一般的人家能有冰么?

    船娘有了心,把一只小小的采莲船划得更加安稳。寻思着一会儿要多赚些打赏银子,便把船划到湖上最美的一处看风景。

    只没料到,这儿早有一艘大船。从那敞着的门窗便可看见,有不少年轻公子正在里面饮酒作乐。

    船娘还以为年轻的小姑娘必然愿意上前凑个热闹,那戏台子上说的公子小姐,不是最喜欢这种偶遇么?

    没想到那个黄衣女孩顿时皱起眉头,“快划回去,我们不要过去!”

    船娘一怔,知道是遇上真正正经人家的姑娘了,赶紧把船往回划。

    可那大船之上,已经有个青衣公子眼尖的瞥见她们了。跟居中一个穿团花红袍,肤色偏黄的胖子一说,那人立即走出船舱,命人追赶上来。

    小船悠悠,本就为赏景而设,如何敌得过那样大船?没两下就给人追上了。

    青衣公子道,“嗳,姑娘别跑!我们不是坏人,不过是想请你们上船坐坐,喝杯茶而已。”

    蓝衣女孩早吓坏了,“我们不去,不去!”

    只可惜她那声小音娇,除了临近几人,旁人如何听得清?

    那黄衣女孩倒是沉稳许多,对那船娘道,“你高声和他们说,我们都是良家子,不是陪人喝茶说话的。家中长辈兄弟就在不远处呢,还请不要误会。”

    那船娘依言说了。

    那青衣公子却道,“既是良家子,那更好了。我们也是良家子啊,还是官宦人家之子呢。你放心的上来,我们说说话,一会儿就送你们回去见家中长辈。放心,我们都是懂礼之人,不会胡来的。来来来,放条小船,本公子亲自去接人。”

    蓝衣女孩快吓哭了,黄衣女孩怒了,挺身而出,“既是懂礼的官宦人家之子,为何要强迫好人家的女孩做这等事?男女七岁不同席,莫非你们这些公子只是徒长了个子,没长年纪?”

    “你这怎么说话的?”那红袍黄胖子立即恼了,他却不擅长争辩。

    那青衣公子立即跳起来嚷嚷,满脸的恶形恶相,“你知不知道这位公子是什么人?他可是当今的国舅爷!好心好意请你们过来,不过是喝杯茶说说话,如此风雅,你却如此不识好歹,还无端侮辱人,我今天还非要你来斟茶认错不可!”

    听说那红袍黄胖子居然是国舅,船娘大惊,蓝衣女孩更是吓得琵琶发抖。

    黄衣女孩眼见不得善了,索性也豁出去了,佯装无知道,“我不知道什么国旧还是国新,我只知道,你们若再来逼迫,我只有跳下这湖里,以证清白。若你们不怕惹上官非,落个逼迫人命的罪名,就尽管来试试!”

    那青衣公子一顿,明显有些犹豫,可红袍黄胖子却不信那黄衣女孩真的敢跳湖,“好,你要是真敢跳下这湖,我齐修元今日也算服了你!你跳啊,不跳你就乖乖的过来给大爷认错!”

    船娘隐有屈服之意了,那蓝衣女孩也拉着表妹的手,眼泪汪汪的示弱道,“要不,我们跟他们说,你大嫂其实是……”

    可她话音未落,那黄衣女孩竟是狠狠瞪她一眼,立即将她话头截断,“不许胡说!否则我再也没你家这门亲戚。”

    那蓝衣女孩稍一犹豫,黄衣女孩竟是没有半分犹豫的,扑通一声直直跳进湖中,显然是真的生性刚烈,而不是作戏。

    啊!

    那蓝衣女孩,包括大船上好些女子都尖叫起来,显然是吓坏了。

    就连那红袍黄胖子也白了白脸,目光闪烁着往后看去,明显有了几分怯意。

    “都吃饱了撑着,在这里吵什么?”

    忽地,荷花丛中站起一个高大男子。二十七八的年纪,阴沉着脸,带着三分酒意,七分怒意。

    他的面目本来生得很是英俊,若是肯笑,不知要迷倒多少女子芳心。但此刻黑着脸,又让觉得如地狱修罗一般,胆战心惊。

    “都傻站着干什么,船娘你是死的不成?救人啊!”

    被他这一吼,那船娘总算回过神来了。

    低头一看,不用她救,那跳船的小姑娘压根没想死,在水里抱着她撑船的竹篙呢,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并没有半分惧意。只故意把头低着,藏在荷叶底下,只露出口鼻,让人以为她掉进水里了。

    船娘心中一定,也知道该怎么做了,把那竹篙交蓝衣女孩拿着,自己也跳下湖去。她们在水上讨生活,都是水性极熟的,假意左右摸了摸,才道,“人在这里!幸好给水草缠住了,没沉下去。”

    呼。

    此刻,那红袍黄胖子也才松了口气。

    他是国舅不假,但要是真的落下个逼*不成,害死良家子的罪名,只怕龙椅上的那位也饶不了他。前几年,在给先皇守孝之时,京中有些打熬不过,寻欢作乐的权贵子弟,被惩戒的还少吗?

    就连朝中大臣,若敢养儿育女的,也颇为不受皇上待见。姐姐自坐上凤位后,一直告诫家里,要小心谨慎,不要惹事。

    他方才是见那两个女孩衣着寻常,心想就算弄来取乐一番,到头不过是给几两银子完事,但若是闹出人命,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