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61:笑里藏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融化的雪滴下屋檐溅起一朵水huā,临窗而坐的雪无名轻轻抬头,望向院子里残雪半挂的桃树。前日他收到母亲来京的消息,加上绝情谷那人也来了京城,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雪少爷!”院门口全叔三步并作两步朝他走来,看样子似是有什么急事。

    拉开房门,雪无名好看的眉头终于有了些变化“发生了何事?”

    全叔喘了口气,脸有急色“夫人把安姑娘叫来了,您要不要过去看看?”

    听言雪无名眉头微敛“这事四哥知道吗?”

    “四少爷一早出去还未回来,老奴只来得及通知雪少爷。”全叔之所以来通知雪无名完全是因为安子怡在这几个少主子中地位可是非比寻常,要是出了什么岔子,他也是担不下这责任的。

    “嗯!”雪无名点点头,沉思片刻“我等下就过去,你去通知四哥,让他也回来一趟。”

    “老奴这就去。”全叔弯弯腰,便疾步离去。

    雪无名敛眉关上房门,朝自己母亲的院子行去。

    他青灰色的衣摆扫过路面残雪,沾上了些水渍,衣摆飞扬,脚步急切,停步时已是在那房门外。

    轻抬手叩上门扉,他淡淡道:“母亲,是我!”

    屋内两人皆抬起眼眸,安子怡悄悄低头,心中一松,救星到了。

    五夫人淡淡扫了一眼安子怡,轻轻启唇“进来吧!”

    话落,那扇门被轻轻推开,雪无名缓缓走上前对着上位的女子弯了弯腰“无名给母亲请安!”他目光并未转向安子怡,就好似他本来就是来请安一样。

    “嗯!”无夫人淡淡一应,端坐在上位偏头看向安子怡“你来的正好,安姑娘也在这里。”

    雪无名这才抬头去看,神情依旧淡漠,他看安子怡一眼后便坐在了她对面的椅子上“是母亲让子怡过来的?”

    “嗯!我一直想见一见安姑娘。”五夫人挂着淡笑,视线投向雪无名“你们兄弟五人时常提起这位小师弟,我还真不知道她原来是位姑娘。”

    听了这话安子怡心中一紧,抬头瞟了一眼雪无名,便低头不语。看来自己是女子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也并不多,起码药冢的几位夫人不知道。

    雪无名抬起眸子,一双眼淡漠清冷,说话间没有任何的情绪“这件事情师父和家主一早便知,即便是我们几人也是半年前才知晓,母亲不知道也是正常。”

    “这固然对你们是好事,家主也是一番苦心,只望你们早些成家立业才好。”五夫人话里有话,安子怡不是不明白,但此刻她唯有沉默。

    “我这次来京是因为有事情要办。”五夫人眼眸淡扫安子怡,毫不避讳的说道:“药冢的人必须参加年末宫宴,你其他几个姨娘去了周国和啸羽国,到时你跟浩儿也同我一起进宫。”

    雪无名端坐无声,看似没有异议。

    这时候五夫人才状似察觉自己说了什么,忙转头看向安子怡,语气温和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让安姑娘听了些无关紧要的话。”

    安子怡背后生寒,只得扬起笑脸客套“夫人不必在意。”

    接下来五夫人便是一脸笑意的问着两人当初在八卦门的趣事,安子怡也只能一问一答,即便是雪无名在这里,似乎也并未改变什么。

    房间里只有五夫人一个人兴高采烈,安子怡真不明白她为何这么的高兴,难道是因为知道了儿子童年的一些趣事,所以才这般模样?

    “五姨——”打破这氛围的是匆匆而来的温泽浩,他就像一阵风一样踏进房间,一手负立给五夫人弯了弯腰,状似不经意的一瞟,发现了安子怡“子怡也在这里?”

    “浩儿,你不是去了唐府吗?怎么这么快便回来了?”五夫人的态度稍稍有些变化,并不似对待雪无名那般的从容,反而多了一份的亲切。

    “唐府随时都能去,但是五姨难得来一次京城,想带您去京城转一转,这才早早就回来了。”温泽浩带着丝丝笑意,并不似平常那般沉稳。

    “姨娘有无名陪伴便好,你可不要怠慢了人家唐小姐才是。”五夫人的一席话说的安子怡心中一酸,虽然她一直知道温泽浩前往唐府,也有些在意,但好歹知道他是逢场作戏,但是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么一席话,多少有些怄气。

    她安子怡初来乍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