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八十五章 出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按着规矩,新郎一般午后从家中出来迎接新娘,新娘进婆家行礼差不多是黄昏时分。

    不过安家村距离大兴城要几日的车程,午后来接,还没等到第一个歇脚的地方恐怕就要天黑,所以这次婚仪也没有讲究那许多。

    天还没亮覃初柳就被元娘和冬霜折腾起来了,洗漱、更衣、梳头、上妆等等一应事宜忙活完,天差不多也就亮了。

    家里没有伺候的人,忙活完覃初柳,元娘和冬霜又出去忙活迎接客人等事宜,房间里便只剩下覃初柳一人。

    覃初柳呆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铜镜里模糊的自己,心里十分慌乱。

    今天,她就要出嫁了,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接触那里陌生的人,要在那里度过余生。若是日后没有孩子,她和贺拔瑾瑜两个人晚年岂不是要凄凉度日……

    越是这样想,覃初柳就越心慌。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贺拔瑾瑜现在正等在村口,差不多要等到辰时初便会带着迎亲的队伍进村来接亲。现在距离辰时初,差不多还有半个时辰。

    还有那么长时间,她该找些事情做打发时间才行。可惜她头上的发饰太多,坠的她脖子疼,除了木木的坐着,还真不知道干什么好。

    正在这时,房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一条缝隙,一个软软弱弱的女声传来,“柳柳,我能进去吗?”

    是刘芷卉。

    “进来吧。”覃初柳心里叹息,终究还是要见一面的,有些话不说来,人家过不去那道坎儿,她自己心里也不好受。

    刘芷卉进来后反手关上门,小心翼翼地走到覃初柳身后,两个人的眼睛在模糊的铜镜里对视。

    对上覃初柳的目光,刘芷卉像是受了惊的小兔子似的赶紧垂下头,犹疑着小心翼翼地说道:“柳柳,对不起,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是我一时鬼迷了心窍,坐下那恶毒事,我不求你能原谅我,我……”

    “我不会原谅你!”覃初柳突然开口打断她的话。

    慢慢转过身,覃初柳看着垂头绞着帕子的刘芷卉道:“你有错,所以我不会原谅你,你也不用为如何让我原谅你而绞尽脑汁,更不用为了自己已经犯下的错一再折磨自己。”

    顿了一下,覃初柳接着道:“人这一辈子谁没犯过错,不管是大错还是小错,只要自己知道错了,保证不再犯就是了。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不会原谅你,之所以与你说这些都是为了小河。”

    说到小河,刘芷卉霍然抬起头来,眼睛里闪着复杂的光芒,好些话想说,可是到了嘴边又不知该如何说,最终也只咬着唇重新低下头。

    “小河心里有你!”覃初柳叹了口气,放柔了声音,“若是他心里没你,我们定然都不会同意他把你接回来。我知道,你心里也是在意他的,以后的日子是你们两个人过,和我,和我娘都没有关系,所以,你也不用因为曾经对我犯下的错就结束你和小河的好姻缘。

    “小舅母,很多疙瘩放在心里久了,自己慢慢就解开了,我都能放下,你又有什么放不下的。不要想那么多,以后好好和小河过日子吧。”说完这些,覃初柳转回身,漫不经心地摆弄着梳妆台上的妆奁,再不多看刘芷卉一眼。

    刘芷卉绞着帕子的手早已顿住,却还微微发着斗,眼泪顺着脸颊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往地上砸,不大一会儿,地上便聚集了两汪晶莹的泪水。

    两个人就这样默默的待了半个时辰,这时候,外面突然喧哗起来,男人女人,老人小孩儿的欢笑声不绝于耳,爆竹声也由远而近的传过来。

    喧闹声越来越大,房间的门突然被推开,元娘急匆匆地跑了进来,“来了来了,傻蛋来了。”

    看到刘芷卉,元娘稍顿了一下,继而好像没看到她擦泪的动作似的,拉着她问道:“弟妹你看看我的头发乱了没有,衣裳皱了没有?”

    刘芷卉伸手扶了扶元娘头上的一支金钗,“大嫂今天真漂亮,要是不说年纪,大家指定以为你是柳柳的姐姐呢。”

    女人都喜欢别人夸自己年轻漂亮,元娘也不例外,脸上的笑容登时便多了不少。

    她转头还要嘱咐覃初柳几句,昨晚应该和覃初柳说的话,她因为一时伤别离竟给忘了,现在时间虽紧,却总要交待。

    谁知道还没等她开口,外面就响起了噼里啪啦的炮仗声,紧接着便有人大喊,“新郎来了……”

    没有时间了,元娘一时情急,便从覃初柳的梳妆台最里放着的一个小匣子里拿出一本小册子塞到覃初柳手里,“去大兴城的路上看。”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