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二 贺新郎 下【关耀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掀了一桌子酒的关耀祖,指着周围的人,“全都滚回去!账单记我头上,多少都不所谓,可就是再不许招待这个人。”

    公孙弘的脸也沉了下来,“我说姓关的,你到底什么意思?你镇远侯府了不起么?我们定国公府怕你不成!”

    关耀祖脸色变了几变,却不知想到什么,到底不再嚣张任性,哪怕是拳头捏得嘎巴响了,他还是强自按捺着脾气,抱拳施了一礼,

    “今日之事,算我对不住了,你要我怎么赔罪都可以。但是公孙弘,请你不要忘了,你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怎么还能出来做这等事?”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已经不止是痛心疾首了,还有些不自觉的痛楚和担心。

    公孙弘讥讽的瞟他一眼,“老子有没有家室,要出来做什么事,关你什么事?哦,我知道了,你是在为我那位夫人打抱不平吧?”

    他换了一副笑容,却更加恶劣了,“那我可得告诉你,你小子当年没娶到她,可是走了狗屎运。你知不知道,那女人就是一只不下蛋的鸡。那样的女人,根本就是扫把星,不应该嫁出来祸害人!”

    关耀祖的脸白了白,怔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你胡说什么呀?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你算算我们成亲几年了,她有没有放过一个屁?如今我要休妻,她还成天在家里哭哭啼啼,真不是怎么有脸!”

    关耀祖一时语塞,明显被这样的消息冲击到了,有些无所适从。

    公孙弘皱眉掸掸衣裳上被贱到的酒水,“算了,我不跟你计较。你赶紧的,重新给我开个房间,再叫几个美貌小娘子过来赔罪。这种事,你应该很擅长的吧?可别想弄些歪瓜裂枣来糊弄我。”

    是,这种事确实是从前的关公子最擅长的。京城里什么地方有最好的酒菜,什么地方有最标致的女人,什么地方有最好的享乐,什么地方最适合寻欢作乐,的确全都是他曾经极其熟稔的。

    可这,并不包换对那个女子的相公。

    关耀祖咬了咬牙,目光诚恳的再度对公孙弘道,“公孙大哥,我虽年轻,可也知道百年修得共枕眠。结发夫妻的情义,岂能说扔就扔?听兄弟一句劝,回去吧。我马上让家里请太医,来给嫂子瞧瞧,兴许只是小毛病呢?”

    这样的低声下气,对于关公子来说,是从没有过的。

    可公孙弘只瞥他一眼,嘲讽更浓,“就你家请得动太医?我家就不行?我实话告诉你,那女人我是休定了!”

    他的心中似是怀着极大怨意,还恶毒的补了一句,“哼,象那样不能生孩子,又不解风情的女人,送到窑子里都没人要!”

    关耀祖的回答,是带着风声拳头。

    “你不要她就算了,凭什么这么侮辱人?她就算有千般错,总是清清白白嫁你的吧?你半点不念结发之情,这样在外面说她的坏话,你到底是不是人啊?”

    忍无可忍,他便不再忍了。

    可回答他的,是更加凶猛的拳头,“老子是不是人关你屁事?你干嘛为那娘们出头?你们之前是不是有一腿?”

    “你闭嘴,我不许你侮辱她!”

    “老子偏不闭嘴,偏要侮辱她又怎样?她一天没离开我,就一天还是我的女人。我想怎么侮辱就怎么侮辱。”

    “畜生,畜生!欧阳康真是瞎了眼,才会替你们保媒!”

    “这话应该说反了吧?是我瞎了眼,才会娶那样一个扫把星!”

    “你还说,还说!申敏是好姑娘,才不是扫把星。”

    关公子越着急,越打不赢人家,反而被揍得鼻青脸肿。

    这么多年,公孙弘那个别人家孩子不是白当的。

    虽然关耀祖这些年一直在努力,可毕竟跟他差了太久才开始发奋图强,想逆袭,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觑个空档,公孙弘一把将他胳膊拧到身后,直接把人撂地下了,跟狗啃屎似的,毫无形象。然后很恶形恶状的又踩了一脚上去,象是踩着只乌龟一般。

    而此刻,那个别人家孩子的脸上,在关公子看不到的地方,多了几分戏谑,“哟,连她闺名还记得这么清楚,还说你们没关系?你要是情圣,你再把她娶回去呀,这样下不了蛋的鸡,老子看谁会要!”

    他以为关耀祖会毫不犹豫的吼出句什么,没想到关公子被他用这个侮辱的姿势踩在身上,居然没有抓狂,反而很认真的说,

    “你要是个爷们,就跟她好聚好散。这样在背后说人是非,就算我打不过你,可我也要见你一次打一次。除非你有种现在就打死我,否则老子这辈子都跟你没完!”

    公孙弘收了脚,故作恶劣的撇了撇嘴,“那我就等着看你要怎么跟我没完。”

    他甩下这句话,扬长而去。

    关耀祖从地上爬了起来,抹去嘴角的血沫子,叫老板把账单给他,答应过几天会送钱来。

    然后,一瘸一拐的顶着满身的伤痕,去了最近的药铺。

    这么大的人了,做事要知道有分寸。顶着这样一身的伤回家,除了让人看着心疼难过,有什么意思?

    是男人,都要学会打落牙齿和血吞。

    关耀祖把一身的伤收拾好了,让小伙计回家报了个信,说他临时有点事,回军营里去了。

    不管家里有没有听到消息,不让他们看到这样的惨状,也是一种孝顺。

    过了半个月,他脸上的伤基本消下去了。

    关耀祖特意告了假回家,特意买了好酒好菜,陪爹娘祖母吃了顿饭,然后走到他们跟前跪下,说,“恕孩儿不孝,请为我去申家提亲吧。”

    关夫人惊得差点摔了茶杯,“你……你都知道了?”

    关老夫人年纪渐大,不大管这些事了,一脸懵然,“怎么了?”

    关耀祖道,“公孙弘要休了申氏,我要娶她。娘您之前不是说要我替小叔爷再祠一房的吗?我就娶她了。”

    “你这孩子疯了不成?”关天骁也不能淡定了,他在军中,自然也听到传言,甚至包括儿子打架吃了亏的,可眼下的重点是,“申家那孩子,听说是不能生育的。”

    这样的事情,没有家长会不介意。

    “那又如何?”关耀祖抬头看着他爹,眸光深沉而坚定,“她还年轻,可以慢慢治。实在生不了,我再纳妾。可你们若不同意我娶她,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娶任何人的,妾也不会。”

    关老夫人浑身哆嗦着,“阿祖,你别是受了什么刺激吧?就算你觉得当年对不起她,可我们家能用别的方法弥补,这样……”

    “这样会很丢脸。”关耀祖重重磕了个头,眼中泛起了波光,狠狠咬着后槽牙,逼自己说下去,“我知道这么做,会让家里人一辈子抬不起头来。可我真的不能不这么做,否则我不仅会内疚一辈子,也会后悔一辈子的。我……”

    他哽咽着,第一次对至亲倾吐出自己的真情意,“我当年第一次见到她,就喜欢上她了……不是相亲那次,最早,我最早在游湖的时候见过她一面……那时候,我不知道她是谁,她也不知道我是谁。我们还斗起气来……可是,可是那天看到,来跟我相亲的人是她时,我很欢喜,我……”

    他说不下去了。

    可那一字一句,发自肺腑的情意浓烈而又真挚,任谁都能感受得到那样一番赤子之心。

    关夫人含着泪,心疼象是针扎似的,“你这个傻孩子。既是这样,你当年又为什么要退婚呢……”

    关耀祖说不出话来,他只倔强的扭过头,使劲忍着,把所有的酸涩咽回去。

    当自己的私情和兄弟的性命放在一起,他别无选择。

    或许,他就是从那一天起,学会什么是打落牙齿和血吞的。

    可如今,当他有了重新选择的机会,那曾经倾心的女孩,就算背负着不育的流言,他也没办法做到视而不见。

    这就是他。

    关天骁重重抹了一把脸,再看看眼前这个儿子,不知道是该欣慰还是难过。

    他的儿子,始终都是好孩子。

    就算他曾经做过那么那么多的荒唐事,可他真的,是个好孩子。

    “听孩子的,去吧……我,跟你一起去说,咱们这就去。”

    关耀祖看着自己的父亲站了起来,扶起了关夫人。

    他低下头,又重重的磕了个头,“爹、娘,请原谅孩儿的不孝,就允许儿子任性这么一回。我发誓,是这辈子最后一回了!”

    有小小的水滴,落在他身前的地上。

    关天骁强忍着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伸出大掌,重重的揉在儿子头上,却是什么也没能说出来,就大踏步的拖着泣不成声的关夫人出门了。

    “傻孩子,你这个傻孩子呀!”

    关老夫人老泪滂沱,心疼的看着最心爱的小孙子就那么一动不动的跪在那里。那样渐渐沉稳的肩背,也不知是在背地里背负了多少他们不知道的心酸才换来的。

    如果可以,她宁愿跪在那儿的,是她从前那个永远不懂事,总是闯祸的孙子。

    ……

    关家人一上门提亲,公孙弘就很爽快的与申敏和离了。所有的嫁妆退回,甚至还赔送了一笔钱财。

    申家原本不忍心让女儿去占那个正妻的名份,主动提出可以让女儿当侧室,可关家非常厚道的拒绝了。

    三媒六聘,半点礼数不差的把媳妇迎进家门。丝毫没有因为她是二婚,有半分轻慢之处。

    可嘲笑的人总是会有。

    说关耀祖就是个傻子,二百五,捡破烂的。从前捡了一个男妻,如今又捡了一个不会下蛋的,说关家爹娘都是老糊涂了,总之什么样难听的话都有。

    可关天骁挺直了腰杆对老母妻子说,“咱们的耀祖,是好样的。”

    婆媳相对,却是一片泪眼婆娑。

    因想快点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