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二 贺新郎 下【关耀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快点平息这场风波,所以婚事办得有些仓促,前后也就三个多月的时间。腊月十七,新人过门。

    因被议论得太多,所以喜酒并没有请太多人。来的多是至亲好友,只没想到一向在破园深居俭出的苏澄,特意带着薯仔,顶风冒雪的专程来道贺。

    “关叔叔大喜!”

    四岁半的小薯仔长得越发粉妆玉琢般的俊秀,笑眯眯的捧上礼物,一只带锁的长木匣,“这个,你可一定要收好喔。等过了今晚,才能跟新娘子一起看的。”

    对这个古怪精灵的臭小子带来的礼物,关耀祖还真有几分忐忑,“你不会在里面放了什么小虫子,要捉弄你关叔叔吧?”

    小薯仔呲牙一笑,“那是我小时候干的事了,现在可不干了。”

    那就是级别升高了?

    关耀祖越发不安,可今儿他是新郎官,暂且没空研究这里到底是什么,把这对师徒安置好,又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忙忙碌碌等到终于可以坐下来的时候,也就是他洞房花烛夜开始的时候了。

    其实不算新鲜,这辈子,他已经有过一次洞房花烛夜了。

    不过那一回,全是苦涩。只是为了一份兄弟情,师生情不得不接受的苦涩。

    可这一回,面对的是自己倾心恋慕过的女孩,又曾经受过婚姻的伤痛,关公子心思莫名复杂,又莫名胆怯。

    他要怎么做,才能让她明白自己一点也不介意那些过往,才能与他坦然相处?

    看他坐在那儿半天不动,不会读心术的新娘又忐忑又不安,悄悄的掀起盖头一角,怯怯的问,“你……是不是后悔了?”

    “怎么会?”

    关耀祖咽了咽口水,“我就是,就是有点……口渴。”

    新娘子噗哧笑了,“那你口渴,也能给我先揭开盖头吧?”

    哦哦,关公子如梦初醒,伸手就要去揭,可新娘子赶紧躲开,提醒,“用秤。”

    啊啊,关公子慌慌张张的又去找秤了。放哪儿了? 那秤他明明在新房里见过,放哪儿了?

    新娘子看他跟个没头苍蝇似的乱翻乱找,不得不再次提醒,“那不就在你靴筒里么?”

    啊啊啊!

    等手忙脚乱的新郎官好不容易挑开了大红盖头,看着灯下的女子,他愣了愣。

    新娘子明显透着紧张,不安的摸着自己的脸,“怎么?我是不是老了许多?”

    她还一直记得,他曾经说过的话。

    “没有没有!”关公子连连摆手,油嘴滑舌的他,第一次却发现,你很好看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半晌还是憋出一句,“口……有点渴。”

    然后抬手去擦燥热不已的脑门上,那并不存在的汗。

    新娘子又笑了笑,却是起身倒了两杯酒来,红绳系着,一人一杯,“喝吧。”

    哦哦,关公子觉得自己就象个傻子似的,抓了那酒就往嘴里灌。

    可这又犯傻了。

    新娘子手急眼快的把胳膊伸了过来,绕着他的胳膊,又挽了回去。交杯酒,应该是这么喝的吧?

    关公子只觉自己笨得已经没救了,哆嗦着给自己灌了口酒,手脚都没处摆没处搁。

    新娘子冲他顽皮的眨了眨眼,收了酒杯,索性把整只酒壶都给他拿了来,“你肯定还口渴,对吗?”

    是啊。关公子傻乎乎的接了小酒壶,又傻乎乎的一口气灌了下去。又傻乎乎的站在那里,任他的新娘子把酒壶收走,拖着他坐到大红喜床上,放下了大红的帐幔。

    合卺酒很甜,可更甜的是新娘子娇羞又妩媚的笑意。

    关耀祖不知道是被那壶掺了料的好酒蛊惑了,还是被新娘子的笑容蛊惑了,他的整个洞房花烛夜,过得浑浑噩噩,恍恍惚惚,象是掉进一个泛着红光,柔软绵长而又无比甜蜜的梦里。

    那感觉,他形容不出来。

    也是第一回,关公子开始悔恨,自己当年读书时太不认真。以至于如今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形容,又或者说,讨好他的新娘子。

    龙凤红烛在前屋照得满堂红光,隐隐透进内室里来。

    新娘子舒展玉臂,揽住呆头鹅般的相公,翻身贴在他身上,吐气如兰,却又戏谑万分,“你又口渴了?”

    关公子这回果断摇头,搂着怀中的佳人,任二人墨黑的长发带着微微的汗意,和并未平复的喘息凌乱纠结在一处,半晌才动了动喉结,“我,我……”

    “你想什么?”新娘子伸手轻抚着他的脸,如同最爱惜的珍宝。本来想问问他上回和公孙弘打架,伤得重么,结果发现了丈夫身下的异常。

    黑夜壮大了每个人的胆子,新娘弯起圆圆的眼睛,笑得跟猫样的微眯起来,什么也不说的送上芳唇。

    *宵还长,他们已经是夫妻了,有些话,他们有一辈子的时间慢慢讲。

    如今,她还是先抓紧时间要个孩子吧。毕竟是二十好几的人了,不急不行。

    一夜浓情,比那通红的炭火还要炽烈。

    ……

    次日起来时,二人却是不约而同的红了脸,对视一眼,又别过头去。

    模糊中,关耀祖觉得自己似乎遗忘了某件很重要的事情,可此时的心情太好,让他光看着新娘子就够了,实在没办法去动那个脑筋。

    进来伺候的丫鬟们看得掩嘴偷笑,为示对女方的体贴,关耀祖特意交待了,只许自家的丫鬟在门外伺候,非召唤不得入内。所以此时能进来的,都是申敏贴身的心腹。

    尤其是她的大丫鬟,不许任何人动手,亲自去收拾了床铺,然后悄悄把一物,恭恭敬敬的送到屏风后头,正在更衣的新婚夫妻面前。

    申敏只看一眼,便红透了耳根,而关公子却是一副雷劈般的表情,僵在那里。

    雪白的元帕,已经被揉得跟腌菜一般,但那上头分明凝涸着殷红的血迹。因隔了夜,微微泛着暗红,象是雪里点染的梅。

    看相公这副呆样,申敏脸上带着羞,低低的叫丫鬟把帕子锁了,给关耀祖看了一封信。

    那是五年前,她的元配来求亲时,托欧阳康送给她的信。

    关公子看完,那副被雷劈的表情终于有所松动。

    他不敢置信,又不能不信。

    他的呼吸急促,可充斥在胸膛里的并不仅仅是惊喜,那是比知道妻子是完璧更让人感动的东西。

    他突然想起,昨日小薯仔送给他的礼物。

    匣子打开,里面有一副裱好的字。是裴耀卿的手书,欧阳康的装裱。

    “昔日浪子风流,今朝已成佳偶。六载守得云开,两番终得挚爱。”

    只一眼,申敏就哭了。

    而关公子,更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些东西激荡在他的胸膛,又热又烫,把整个都要烧起来了。

    匆匆洗漱,连饭也来不及吃,只匆匆给爹娘祖母磕了个头,便拉着他的新娘子飞奔而去。

    “这是怎么了?”关夫人又惊又奇。

    可关天骁却道,“等他们回来,不就知道了?”

    抱着媳妇上了马,扬鞭急驰,简直恨不得插上翅膀般,飞到破园。

    在那处最熟悉的敞轩里,似是早料到他会过来一般,早已济济一堂。看见他们过来,里面人齐齐大笑。

    一个长相清秀的年轻人兴冲冲的迎出来问,“你们是不是还没吃早饭就过来了?”

    申敏一愣,关公子已经本能的点了点头。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一个高大英挺的男子似笑非笑的瞟他们一眼,对正给小儿喂饭的女子施了一礼,“公主英明。”

    “娘,英明是什么?”两岁多的小男孩,仰着白嫩俊秀的小脸,咂巴着小嘴,天真的问。

    “笨咧。”四岁多的小哥哥老气横秋的鄙视了他一眼,“英明就是公孙叔叔一会儿没得吃了。”

    “那他的给谁吃?”小弟弟眼巴巴的看着那一个个黄澄澄的橙子蒸蛋,伸出软软的小手指头指了指。

    女子忍俊不禁,望着外面还傻站在雪地里的小两口道,“我这大老远的赶回来给你们做一道佳偶天成,你们还不赏脸进来尝尝?”

    “还有我这元配,够识趣了吧?”那清秀男子笑道,“怕打扰了你们,昨天特意没去添乱。如今,新人是不是要给我发个大红包?”

    “那我呢?”那高大英挺的男子斜眼挑了挑眉,酸溜溜的道,“我这元配还给人踹下了堂。嗳,那做媒的,他们都成双成对了,我你管不管的?”

    “好了好了。”一个长相最为俊美的男子,见众人揶揄得够了,这才走了出来,对外面的小两口说,“你俩要是喜欢站在雪地里当风景,我们可就不客气的开吃了。昨晚都喝得不少,就为了等你们,还一直饿着肚子呢。”

    申敏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而关公子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站在那里,不停的吸着气,努力把心中那滚烫热辣的激流压下去,再压下去。

    然后,到底是忍不住的红了眼,咬着牙,上前对着那最俊美的男子,当胸就是一拳。然后,恶狠狠扔出一句,

    “我要吃双份!”

    四岁半的小哥哥闻言顿时亮起双眸,“关叔叔你是有了么?娘说成了亲的人,就能生孩子了,有了孩子的人就能吃双份,那你生个小妹妹给我玩好不好?”

    噗哈哈哈!

    雪很厚,天很冷,但什么也阻挡不住那样畅快淋漓的笑声,比最温暖的炭火,更加温暖着这个冬季……

    (关公子终于圆满了,好星湖,撒花!!!写完自己的心都暖暖的。)RS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