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三 墙头花【陆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也是小人物的故事,提前说一声,不喜勿订。不过作者挺想交待一回的,后面应该是那小哥俩的了。嘻嘻^^ )

    快过年了,京城里一处不大起眼的药铺跟前,站满了排队的人。这本是常事,正月十五前都讳疾忌医,所以一般的病患都会提前把药备足,省得大过年的来触这个霉头。

    但是跟别处病人家属们总喜欢问东问西不同,这里来买药的病人家属们都把头埋得很低,嘴也跟锯掉的葫芦一般,寡言少语,似是生怕人认出来。

    而熟识药铺底细的街坊们都知道,此中原因无他,皆因这家药铺的大夫最擅长治的是脑子方面的病。

    这十个里头有八个来看病的,都是家里有神智不清之人。不是疯子就是傻子,这可比什么恶疾都让人忌讳。

    药堂里,一个穿着艾绿袄子的清秀妇人低低哀求着,“大夫,求您行行好,就给几副药吧。我家小姑子也就吃你家的药,才能安稳的睡个好觉。等过了年,这钱我们一定还上。”

    那大夫没吭声,旁边小伙计说话了,“不是我们心狠,可你也得体谅下我们的难处吧。这账单你自己看看,都欠多少了?你今天拿的这些钱还不够还去年的账,如今又要来赊,还欠得这么多,这让我们怎么赊给你?”

    那妇人脸上满是尴尬,那样晦暗的脸色,在已经略显陈旧的绿袄映衬下,越发显出一种如过气青菜般的寒酸之色,让那本来还算秀致的眉目都失了颜色。

    她局促的拧着手,为难的开了口,“我也知道,这……确实是赊得久了点,不过这不是要过年了吗?要不,我不要这么多,你们就赊一半,给一半我行不?”

    那小伙计忍了半天没出口的话,终于还是说出来了,“陆嫂子,我知道你们家如今过得不易。可再不易,这欠债还钱总是要的吧?你就是真为难,好歹先还上一些,我们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带过去了。可你呢,去年拿了那么些药,就躲得无影无踪,几回上门去讨,都躲在屋里锁着门装不在,这会子你倒是又来求我们了,有这么做人的么?“、”

    小陆氏羞得满面通红,再也没脸说赊欠之事,那大夫瞧她一眼,却叹了口气,吩咐小徒弟,“去,给她抓上两副药,起码让人好好过个年三十和大年初一吧。”

    小陆氏眼中含着泪,却说不出感激的话,那大夫摇着头,宽厚的摆了摆手,叫下一位了。

    提着两副药出来,妇人埋着头匆匆走着,一不留神,在巷子口差点撞上一辆马车。

    “你这女人怎么回事?没长眼睛么?”

    那车夫不悦的喝骂起来,小陆氏慌忙低头赔罪,不意马车上下来一个男子,替她解了围,“算了,她也不是故意的,老周你先把车赶回去吧,我买了药就回。”

    看这男人打扮,是个府里的管事,已经年近五十,但保养得宜,看着不过四十出头,很是宽厚敦和的模样。

    可小陆氏看着他,却有些不安。但还是敛衽行了一礼,叫了一声,“程管事。”

    见是熟人,车夫很识趣的拖着一车年货走了。

    那程管事瞧瞧陆氏手里孤零零的两包药和身上的旧衣裳,“怎么,又没钱了?”

    小陆氏脸红得越发厉害了,“没……不,我小姑最近好了许多……”

    程管事看看左右,“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随我来。”

    “不必了,不耽误您了!”小陆氏连连摇着头,窘迫得鼻尖都快冒汗了,转身就想离开。

    可程管事却一把抓住她的手,往她手心里塞了一小锭银子,“拿去,这大街上拉拉扯扯的不好看。”

    他说完,就转身走了。

    小陆氏想追,却挪不动步子。再看旁人的目光,她逃也似的离开了,只手心里的银子硌得人生疼,却无论如何也不敢撒手。

    直到一口气回了家,她的心才略略安定下来。

    这倒是一处不错的大宅,只小陆氏却是从后门一处新辟了才几年的角门进入。那里高高竖着一堵围墙,把这个角落里几间长年晒不到太阳的矮房,跟大宅严严的隔绝开来。

    院子很是破败,尤其冬天,那半墙的牵牛都灰败下来,看着就有种颓丧之气。

    “你别过来,别过来!”

    “傻孩子,我是娘啊,让娘给你擦擦脸,行么?”

    “不要!你是不是要杀我?是想勒死我吧,我才不上当!”

    ……

    才到屋门前,就听到这样大同小异的对话。小陆氏从起初的难过落泪,到如今也只是略略一停,就回屋了。

    把药收进柜子里,她才搬了个小马扎去巴掌大的院子里洗衣裳。

    因为家里有个疯疯癫癫的小姑,永远会把自己弄得一团污秽,所以她也会有永远洗不完的脏衣裳。

    可这能怪谁呢?

    小陆氏暂时不想去思考,可有人偏偏不让她安宁。

    才洗了两件,九岁的女儿哭哭啼啼的回来了,大她两岁的儿子也带着一身的污泥和青紫的眼眶,负气的道,“娘,咱们把姑姑送走好不好?有她在,别人都欺负我们,连叔叔婶婶,堂哥堂妹都不跟我们来往了。”

    要是平时,小陆氏还会好言相劝一番,可今天,她也不知是哪里来的一股无名邪火,顿时就吼了起来,“她再不好,也是你们的亲姑姑。从前那些年吃她的喝她的,你们不说话。如今她遭了难,就把人送走,你们还有良心没有?都这么闲得慌,不如你们来做这些家务!”

    她把衣裳扔掉,转身就回了房,大力将门摔上,显是动了真怒。

    而很快,就传来隔壁婆婆的呜咽,“是你们姑姑不好,如今连累了你们,可咱们总是一家人……”

    在那明显有气无力的哭声里,一双儿女都冷着脸回屋了。

    小陆氏烦躁的紧紧捂住耳朵,好似这样就能把自己从这个家抽离出去。

    可这,可能吗?

    似是鬼使神差一般,她又摸出那锭银子,虽小了点,但足有六七钱了,足够全家过上一段日子,可能用吗?

    小陆氏心情很乱。

    她原本也是好人家的女儿,虽不是千金小姐,可也是生下来就有人伺候,没干过什么家务的。可这几年,瞧瞧她这双手,都快磨成什么样了?

    这一切,全都是她那个小姑子,陆家三姑娘所赐。

    小陆氏,一直对这个小姑子的心情很复杂。

    羡慕她的天份,佩服她为达目的不罢休的努力,还有,报复时的坚决和狠辣。

    公公当年宠妾灭妻是有错,可后来这小姑子为了泄愤,在公公死前对他的折辱,更把上头两个庶姐那样轻贱的嫁掉,也是让小陆氏很心惊肉跳一把的。

    可也不能说她错,毕竟小姑子争取的,是他们的利益对不对?

    只是谁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个小姑子一点点的发生了变化。又或者说,是慢慢剥掉她从前的那些伪装。

    当中的那些事,小陆氏不愿意去回想,只等到这小姑再度回到京城,重回皇后娘娘身边,那时的她就开始不安了,她怕这个小姑会爬得太高,摔得太狠。

    可惜结果,真是这样。

    谁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在先皇过世的那几天,她突然就疯了。任谁靠近她,她就说别人要杀她,然后拼命大嚷,“不是我,你们别找我!”

    宫里连杀她都懒得脏了手,直接把人送了回来。

    从此,陆家就象掉进了泥潭。

    先是陆家所有在宫中任职的子弟全被罢免了,连徒弟或沾边的人都不行。然后,还不许他们全家离京,每月都要接受官府的查验,看有没有偷跑之人。

    这样的集体失业加打脸,对于靠着手艺混饭吃的御厨世家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